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吉列尔莫•奥尔蒂斯:新兴市场危机威胁全球复苏


前墨西哥央行行长 吉列尔莫•奥尔蒂斯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世界预期美联储(Fed)很快将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计划。这一预期加大了市场的动荡。此外,正如以往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时发生的情况一样,新兴市场目前正处于动荡的中心。但是,这次发生的调整是由起源于发达世界的种种不平衡造成的。

2010年以来,发达经济体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导致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规模达到史无前例的水平——每年高达1万亿美元。这催生了不可持续的信贷增长,推升了资产价格,加剧了多个资金流入国的脆弱性。

当美联储暗示即将结束量化宽松时,新兴市场便沦为金融“重灾区”。这一暗示为它们带来了挑战,政策制定者要想捍卫本币汇率和阻止资本外流,仅依靠临时性措施肯定是不行的。相关国家必须采取行动恢复平衡,打消市场对其长期稳定性的疑虑,加快结构改革以提高生产率增长。

美联储没能带来什么帮助:它在逐步退出量化宽松的问题上含糊其辞,这导致印度和印尼两国的货币和股市出现暴跌。但是,单靠美联储作出明确表态,并不会逆转已经启动的这个进程。这是全球利率恢复正常化的开始,外部不平衡最严重的国家感受到的压力最大。今年4月以来,印尼外汇储备减少了约14%;印度减少了约5.5%。如果这种压力持续下去,不难想象会演变成一场全面的国际收支危机。土耳其、乌克兰和南非等国的情况同样如此。

 

在这种背景下,国际社会却未能出台防御措施来抵御金融动荡,这有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复苏脱轨。美联储官员就此进行了辩解,称自己只对国内负责。但新兴市场对全球增长变得越来越重要。现在越来越奇怪的是,有关人士忌讳谈论复苏脱轨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反馈效应。

于是,这项特别的责任就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肩上——它是唯一一家有权力、有实力缓解大型央行非常规政策影响的多边组织。2007-09年金融危机期间,IMF和美联储提供的流动性支持阻止了经济的进一步恶化。但这次IMF却没有及时采取行动,甚至还建议继续实施货币刺激、同时降低全球金融风险。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上月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央行行长年会上发表的讲话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她主张世界必须建立“更多的防线”抵御可能爆发的新兴市场危机,但没有表示IMF准备提供金融支持)。然而,如果没有后续行动,事实将证明她的这番讲话并无多大意义。

量化宽松是战胜2008年金融危机、确保流动性匮乏不致推动具备偿付能力的经济主体走向破产(进而导致产出呈现螺旋式下滑)的唯一正确政策选项。但在利率降至零这一下限后维持积极的货币政策,则意味着驶入未知水域。随着私人部门去杠杆化、各国不约而同地实施紧缩性财政政策以及流动性“泄露”至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市场,美联储在长期债券市场的购买规模最终超出了预期。

要想供应足够的流动性,流动性就必须过剩。要想让发达经济体有能力摆脱萧条,出现泡沫就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前瞻性指引”作为量化宽松退出管理工具的效力被夸大了。而且,不管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过程有多么循序渐进,突然的调整都是避免不了的。

反应过度和波动过头是金融市场的天性。

以往曾有一些办法来避免坎坷复苏过程中蕴含的潜在萧条。和往常一样,央行的沟通策略很重要,它或可缓解市场的动荡,但它本身不应被视为一项关键的政策工具。对央行来说,预测市场参与者意图的做法注定会弄巧成拙、尴尬收场。最好是让一名经济学博士、而非一名“政治化妆师”(spin doctor)来执掌美联储。

本文作者是Grupo Financiero Banorte主席,曾任墨西哥央行(Banco de México)行长和墨西哥财政部长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