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汉斯•沃纳•辛恩:欧洲的分裂之路

  美国的座右铭:合众为一。欧盟的座右铭:多样统一。用来解释美国和欧洲模式的区别,没有比这两句话更清楚的了。美国是一个熔炉,而欧洲是一张历史悠久的由不同民族和文化组成的马赛克。

  这一不同引出了一个问题:是否值得为欧罗巴合众国而奋斗。许多人拒绝欧罗巴合众国这一概念,因为他们不相信欧洲有可能会产生同一的身份。他们坚持认为,像美国那样的单一政治体系需以共同语言和单一民族成分为条件。

  或许欧罗巴合众国这一我等战后一代欧洲人的梦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但我也不能把话说死。毕竟,更深层次的欧洲一体化和单一政治体系的建立能够提供必须要共同身份和语言的坚实而实际的进步。这些进步包括自由跨国迁徙、自由商品和服务流、跨国经济活动的法律环境的确定性、泛欧洲交通基础设施以及共同防务安排。

  银行监管是有意义集体行动的最热门领域。如果银行在国家水平监管而从事国际业务,那么国家监管当局就永远有放松监管标准以防业务外流、吸引业务流入的激励。于是,监管竞争就退化为争相放松的竞争,因为放松监管的好处是将利润留在国内,而损失则由全世界银行债权人承担。

  在监管标准、竞争政策和税收政策等方面,有许多相似的例子。因此,更深层次的欧洲一体化——甚至到建立单一欧洲国家的程度——需要基础性的考虑。

  这条路存在永远的风险:集体决策机构不但提供对所有人都有用的服务,也会滥用手里的权力,在参与国之间重新分配资源。即使民主也不能对这一风险免疫。相反,民主可能会导致多数人掠夺少数人。为了解决这一威胁,民主免不了需要特殊的规则保护少数人,如条件多数表决或一致意见决策。

  欧洲央行的决策是这一问题的生动写照,这是一个简单多数胜出的机构,甚至都不是通过选举而产生的。欧洲央行的决策导致了欧元区成员国之间大规模的财富和风险重新分配,慷稳定国纳税人之慨(他们与危机无甚关系),救直接受危机影响的全球投资者。

  欧洲央行几乎将所有再融资信用都给了欧元区五大危机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和爱尔兰。流通于欧元区的所有资金都产生于这五个国家,并随后大部分用于购买北欧成员国商品和资产以及偿还外国债务。

  美联储永远不可能允许实施如此地区不平衡的政策。美联储甚至不能为具体的地区提供信用,更不用说向处于破产边缘的州(如加州)注资了。

  而如今,欧洲委员会主席范龙佩在大部分受困欧元区国家的支持下,再次提议欧元债券和债务共同化机制。这些方案已经超过了美国政策的边界。财政一体化及其所要求的权力集中和美国的情形毫无相似之处。

  范龙佩的方案是极其危险的,可能会毁掉欧洲。走向基于共同债务的联盟之路违背了欧洲大部分人民的意愿,是不可能通往真正意义上的联邦国家的,即无法产生平等的联盟,各成员国自由决定是否联合并承诺互相保护。

  这条道路也不可能通往欧罗巴合众国,因为很大一部分欧洲国家拒绝如此。欧洲并不等同于欧元区。它还包括很多不使用欧元的国家。修正了显而易见的缺陷后,欧元将对欧洲的繁荣有大助益,但与此同时,欧元区现在的发展方向是分裂欧盟,破坏多样统一的前景。

  欧元区可以转化为欧罗巴合众国的设想已不再令人信服。走向共同债务更有可能导致欧洲内部的分裂,因为将欧元区转变为转移和债务联盟从而防止任何成员国出现无力偿债的情形要求很大中央权力,远超美国当前存在的程度。

  汉斯•沃纳•辛恩是慕尼黑大学经济学和公共财政教授,Ifo研究所主席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