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徐以升:中国经济三大结构性逆差透析

按照世贸组织口径,2012年中国贸易总额已只比美国少156.4亿美元,即将超过美国,中国很可能又将斩获一枚全球经济金牌。但在总量问题背后,却是问题多多。本文先只谈中国对外贸易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对外贸易的三大结构性逆差。
这三大结构性逆差,是指中国对外贸易规模再大、贸易顺差再多,在这三个领域却是难以改变。这三大结构性逆差是能源资源逆差、“大飞机”逆差和农产品逆差。
第一,能源资源逆差。这是中国已经持续多年且规模越来越大的结构性逆差。笔者以原油、煤炭、天然气的对外逆差衡量中国的能源逆差,以具有代表性的铁矿石和铜贸易作为代表衡量对外资源逆差。
2012年,中国对外原油贸易逆差2181.7亿美元、天然气逆差82.3亿美元、煤炭逆差271.4亿美元,累计能源逆差2535.4亿美元。铁矿石和铜逆差分别为956亿美元、639亿美元。
我们计算新世纪以来,2000年至2012年这13年累计,原油、天然气、煤炭逆差各累计为1.03万亿美元、约200亿美元、约500亿美元(其中煤炭自2009年成为净进口),新世纪以来累计能源逆差1.1万亿美元。
新世纪以来,铁矿石和铜贸易逆差累计则各达4958.8亿美元、3354.8亿美元,加总为8313.6亿美元。如果再累加其他金属类资源品进口,规模会更高。
这样,2000~2012年中国经济在能源资源上的代表性逆差就高达1.93万亿美元之巨。但由于能源资源属于天然禀赋,能源资源逆差往往不会改变,甚至会越来越大。
第二,高科技类逆差。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特征,意味着中国依然不具备生产有关高科技产品的能力。大飞机是典型代表。中国航空公司的每一架飞机,都来自波音、空客等海外进口。这十年以来,中国光买飞机花了多少钱呢?我们以国际贸易的航空航天逆差统计,2000~2012年累计的“大飞机”逆差高达1206亿美元。
“大飞机”逆差是我国中低端产业结构特征使然,中国产业结构升级路途漫漫,也意味着中国以大飞机逆差为代表的高科技逆差将继续存在甚至攀升。
第三,人口规模持续攀高、食物消费蛋白摄取量的提升以及农地总规模的下降,导致中国已经出现结构性的“农产品逆差”,展望未来,这将成为中国越来越具有系统影响性的结构性逆差。
在2007年之前,中国在全球农产品市场上还一直是顺差状态,2008年至今扭转为逆差,目前看不到中国农产品逆差下降或逆转的任何迹象。2008~2012年,累计的农产品逆差规模已高达782.5亿美元。考虑到之前的顺差,2000~2012年累计的逆差规模为462.2亿美元。
以上是笔者列举的中国三大结构性逆差,统算来看,2000~2012年三大结构性逆差累计总规模为2.1万亿美元。
在覆盖了如上2.1万亿美元的结构性逆差之后,2000~2012年中国对外贸易累计取得了1.7万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这显示了中国经济强大的顺差生产能力,但事实上中国的贸易顺差主体是由加工贸易获得的,一般贸易在2009年及之后已经维持了4年的逆差。加工贸易顺差具有全球可转移性,在全球生产网络重构的背景下,中国的加工贸易顺差很难再出现大幅上升,甚至有可能出现下降。
而本文所论及的结构性逆差是很难改变的。这种结构性逆差将越来越成为影响中国贸易顺差总规模、影响中国经常账户总盈余水平的主导力量。当其他部门的顺差积累水平难以弥补这种结构性逆差的时候,中国类似日本出现商品贸易或乃至经常账户净逆差的情况,未来也可以想象。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