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张庭宾:索罗斯做空中国还需什么条件

    热钱先吹大债市泡沫再凶猛做空,进而全面做空中国是否杞人忧天呢?非也,现在条件已经接近于成熟。

    债券泡沫会成为中国最后一个泡沫吗?
    继2007年股市、2010年楼市、2011年PE及VC泡沫顶峰之后,2013年会成为中国债券的泡沫顶峰吗?这并非杞人忧天,特别是在2013年1月份外汇占款激增和国债市场火爆的背景下,同时索罗斯的魅影自亚洲金融危机后再度在国际上活跃游荡之际。
    3月7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1月新增外汇占款激增6836.59亿元,创下有记录以来的单月最高,甚至超过了去年全年的4946.47亿元。这意味着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短期资本大量流入。
    有业内人士怀疑这个数字的异常增长或缘于央行记账方式改变,但这缺乏依据。而在1月外汇占款公布之前,外汇管理局最新公布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规模远超预期至926亿美元,处于纪录最高水平,这与外汇占款激增相吻合。此前的2月18~22日那一周央行创纪录回收9100亿元流动性,也与此相吻合。
    从去年11月外汇占款净减少736亿元,到12月增加1346亿,再到今年1月激增6836亿元,显示短期热钱转变了对中国投资的看法,那么,必须要问的是,这些钱到中国来要投资什么?
    这些钱显然不太可能投资楼市。在中国人均收入不足西方发达国家的1/10的情况下,中国楼价却在全球名列前茅,被国际公认存在巨大泡沫。在笔者看来,中国楼市泡沫在2010年底即已到顶,此后回调10%~20%后进入缓涨状态,其未来价格空间已不再具备投资价值;2011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增加房地产投资成本,特别是最近新“国五条”提高二套房首付和信贷利率,对二手房征收20%个人所得税。短期热钱对房地产躲还唯恐不及。
    这些热钱显然也不是来投PE和VC的。创投是长期投资,创业板曾经带动一轮高潮,但随着创业板指 数在2010年12月达到了1239点顶峰后,一路下跌到2012年12月的585点,而近期反弹高点也仅为905点,更不要说A股IPO已实际暂停了5个月,在6月前恢复的可能性很小。如今,创投业人士普遍感慨日子难过,好项目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变现却更难。短期热钱也不会染指于此。
    一个可能的去向是股市。去年12月以来,与外汇占款呈现同步上涨的是A股,上证综指从12月4日的1949点反弹到2月18日的2444点。但这些热钱进入A股绝不是为了把2007年10月的A股顶峰上的上亿股民解救出来的。
    即便热钱进入A股,也属于典型的“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当今的A股已经远非2007年的生态环境,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和转融券都已先后推出,热钱推高A股后顾无忧。由于明的QFII和暗的热钱早已实际控制A股,涨可以买股票、融资和做多股指期货;推不动了,可以反向卖股票、融券和转融券赚钱,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将上证综指从1949点推到2444点,显然不需要8000亿元,即笔者认为,这些短期热钱除了进入A股外,还有相当部分,甚至主要部分进入了债券市场;或者先投股市,再转战债市。
当前债券市场的火热印证了这个判断。过去几个月流动性宽裕推动了一轮比较壮观的行情。即便2月18日~22日的那一周央行回收了9100亿元的流动性,上证国债指数还是从2月8日收盘的136.19点上涨到了3月8日收盘的136.69点。而从长周期来看,上证国债指数在2004年4月下跌到92.17点以来,一路上涨,现在创下了136.69点的历史新高。
    国债市场的火爆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首先,随着2007年股市泡沫破灭,2010年楼市泡沫进入调整缓升期,2011年创投泡沫盛极而衰,财富效应均转为负效应,越来越多的剩余资本转入债券市场,以追求稳定安全的收益。
    其次,债券市场火爆缘于中国政府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2009年的四万亿救市后的强力宽松的货币政策。而债券市场也成为政府重要的融资通道,特别是在力推城镇化的预期下,地方债市场据称将要推出,政府也需要国债期货的火爆,从而为融资创造条件。
    最后,热钱进入中国,助推债券市场泡沫,其目的为日后刺破这个泡沫,严重收缩流动性,急速抬高国债收益率,造成中国企业流动性枯竭危机,冲击中国银行体系,进而为全面做空中国创造条件。诚然,这只是一个猜想,而如果热钱要达成这个目标,需要很多的条件,首先就是国债期货——成为做空债市的关键工具。而有消息称,国债期货将在二季度推出,但不排除最后还存变数。
热钱做空债市,进而全面做空中国是否杞人忧天呢?非也,现在条件已经接近于成熟。
    从国际上看:美国经济复苏,美元阶段复兴在国际投资界已经基本达成共识;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国际热钱再度活跃,先做空日元,再做空英镑,已经开始推倒第一二张“多米诺骨牌”,其最后一个目标显然是中国。
    从中国内部看:2008年以来,国内财政、货币、信贷透支严重;税负沉重;中国世界工厂机遇逆转,人民币和原材料大幅升值,大量企业生存困难;房地产泡沫严重透支国民未来收入,即透支未来消费……与此同时,越来越大的麻烦是,中国的石油对外依赖度已经上升到接近60%,而粮油对外依赖度已经提高到10%(有专家称实际可能已经达到了近20%),即中国已经失去了控制自身通胀的能力。如果石油和粮价大涨,或者美元大涨而人民币大跌,都会引发严重的输入性通胀。
    当然,做空中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这其中最关键的几个要点是:一、做空中国股市,收缩股市流动性,这需要股指期货和转融券;二、做空中国债市,冲击银行体系,全面收缩中国经济流动性,这需要国债期货;三、做空人民币,这需要外汇掉期或外汇期货;四、做空中国楼市,这需要大力推高粮价、石油价格。
    对于热钱来说,他们会乐意看到地方债规模继续扩大,希望出台国债期货;同时进一步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化——而3月9日证监会放开港澳台在内地居民的A股(包括股指期货和转融券)投资限制——这正是资本项目自由化的重要一步,即他们的资金可堂而皇之地以A股投资盈利为名离境。此后,基本可以将中国资本项目管制看成是一个竹篮子——有无数合法漏水的小洞,堵不胜堵!
    换言之,国际热钱做空中国的条件已经基本到位,国际热钱进入债市,正为“欲取必予”,借助中国政府急于为城镇化融资的需求,将中国债市推成最后一个大泡沫,而当国债期货推出之际,即很可能是发出了国际热钱全面做空中国的信号弹。对此,中国不能不警觉起来。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