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陈建奇:如何评估发达国家经济减速?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学者陈建奇 


中国经济今年2季度增速下降为7.6%,既有房地产等政策调控因素,也体现了政府年初在人大会议上提出的降增速调结构的意图,但这些都属于国家主动调整范畴,其影响也就相对可控,当前拉低中国经济增速的不可控因素在于外部市场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减速,美国经济复苏增长乏力,欧债危机促使欧洲经济濒临衰退,美欧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如何看待发达国家经济前景,成为中国经济政策战略调整的重要内容。

观察近期发达国家经济表现,美国2季度GDP环比折年率仅增长1.5%,创自2011年第3季度以来最低水平,失业率高位运行的难题尚未解决。欧债危机继续发酵,日本经济增长基础依然脆弱。外界推测发达国家将推出新的宽松政策,美联储等发达国家宏观部门多次表示不排除采取新的政策措施,潜在的含义是发达国家仍然具有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余地,当前较低的经济增速是暂时的。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发达国家宏观政策空间已显著缩窄,经济减速呈常态化趋势,在此背景下,中国外需疲软态势难以逆转,扩大内需应成为长期的战略重点。

发达国家财政政策空间显著缩窄

根据IMF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发达国家债务占GDP比重已经超过104%,明显高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60%债务负担率的可持续标准,据此折射出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债务负担偏离常态的现象,当然,债务负担高不一定注定危机,短期财政政策空间也并非因此就缩窄。真正制约财政扩张空间的是主权债务的发行利率,如果主权债务利息或者收益率高于经济潜在名义增速,那么债务内生性膨胀速度将快于经济增长,主权债务偿还缺乏经济基础,长期来看债务危机不可避免,此等财政政策显然不宜推行。此外,制约财政扩张的另一渠道就是债务需求,如果社会对主权债务缺乏购买意愿,那么财政赤字显然无法通过债务弥补,由此构成财政扩张政策的强制性约束。

当前欧债危机显然已经预示欧洲相关国家财政扩张空间的大幅缩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塞浦路斯均已向欧盟申请援助,其他大对数国家尽管仍未出现这种结局,但希腊等国的危机已经警示相关国家财政债务负担率过高的潜在问题所在,社会对欧元债务需求明显弱化,相关国家债务收益率持续高企,财政整顿理被摆在更为突出的位置。财政风险攀升导致财政扩张难以持续,欧洲高负债国家将被迫接受财政紧缩以实现强制性平衡。

但法国奥朗德总统上台就力推1200亿欧元的刺激计划,改变之前以紧缩落实财政整顿的做法,他寄希望于通过短期的财政扩张促进经济增长,由此反过来提升支撑债务的经济基础,这种设想尽管有一定的道理,但必须借助于经济增长能够有效刺激为前提,否则短期的财政扩张将导致财政恶化雪上加霜,这种理念能否实施最终考验社会公众的信心,即大规模刺激计划必须以公众积极认购相关债券以提供资金为前提。然而,近期持续动荡的欧债形势强化了公众对欧债“危”大于“机”的判断,欧洲再次推行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显然不合时宜,财政政策空间缩窄已成事实。

相比欧债问题,美国财政状况尽管也不容乐观,但美国国债大多是美元标价的债务,美联储借助印钞机就能应对短期的偿债问题,美国短期内爆发典型意义的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大,而且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度走低,甚至在2011年8月份国债被标普下调评级后国债收益率不升反降,表明美国财政扩张的债务融资渠道依然畅通。然而,由此断定美国财政政策空间较大就显得草率,因为美国大选在即,当前美国国债已经逼近国债上限,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财政问题上分歧颇大,共和党主张降低财政支出而民主党则主张增税,在大选结束之前财政问题显然成为争执的焦点,美国国债上限短期内大幅提升的可能性不大,由此将导致美国财政空间出现技术性缩窄。

日本与美欧的财政约束都不同,表面上看它具有较大的空间,然而,观察历史经验数据可以发现,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至今,持续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但经济增长不仅没有持续向好,反而出现了失去“十年”甚至“二十年”,再次大规模刺激不仅无助于经济增长反而将恶化财政状况,表明日本财政政策空间不大的事实。而且,当前日本债务占GDP比重已经超过220%,在主要发达国家中位居首位,尽管理论上仍然难以断定日本财政即将陷入困境的结论,但如此之高的财政债务负担率从侧面也揭示财政政策空间缩小的事实。

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有效性下降

受制于财政政策空间显著缩窄,发达国家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重点更多仰仗货币政策,当前美日欧央行均将利率调至零利率,同时,美联储推行了两轮的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采取LTRO向市场大量注入流动性的量化宽松手段,日本央行自本世纪初以来一直推行量化宽松政策。然而,结合市场表现来看,货币政策有效性下降的事实日益突出。

欧洲央行虽然采取量化宽松政策,但欧债危机的持续反复导致债券市场收益率持续攀升并在高位震荡,国债属于基础性债券,其收益率波动会影响金融市场价格的剧烈震荡,由此阻碍了欧洲央行宽松货币政策通过市场的有效传导,欧洲央行货币政策遭受财政“绑架”的现象日益突出,与此同时,德国等核心大国并不主张欧洲央行积极介入债券市场的行为,表明欧洲央行已陷入货币政策空间持续缩窄的困境。

美国日本尽管货币政策传导渠道较欧洲更为顺畅,但观察两国危机以来的经济表现,日本经济呈现二次探底的现象,美国经济复苏增长乏力的态势未见改变,表明美日两国经济复苏偏离预期,未能实现货币政策的目标。如今离金融危机已经将近四年,美日经济如此长期的低迷预示货币政策有效性在下降,继续推行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复苏作用有限,由此表明货币政策空间也在缩窄的事实。

中国扩大内需战略亟待长期化

发达国家面临经济减速及宏观政策空间缩窄两大困境,然而,有些评论人士认为当前发达国家财政政策空间缩窄是发达国家减速的主要原因,因为在市场低迷私人部门不愿意投资消费的情况下,政府通过财政扩张能够有效促进经济增长,而当前发达国家财政政策空间缩窄无疑限制了发达国家的行为,据此表明发达国家当前经济减速可能是暂时的,未来发达国家有望恢复之前较好的经济表现。

要评论上述观点,可以结合发达国家近年来的经验来判断。事实上,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世界主要国家并没有财政扩张的“硬约束”,当时借助G20平台携手共推大规模刺激计划,中国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美国布什政府推出7000亿美元、奥巴马政府推出7870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欧洲发达国家也纷纷推出大规模的赤字扩张政策。然而,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等新兴国家经济增长呈“V”型回升甚至转向经济过热,但截止当前将近四年的时间发达国家仍然处于复苏增长阶段,有些发达国家还处于衰退。

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采取同一“药方”应对危机,但结果大相径庭,“刺激药方”对新兴国家很管用,但发达国家并不适应,表明发达国家经济减速不是总需求不足,而是由于发达国家在危机之前过度消费引发需求过度,当前发达国家经济减速预示其回归正常的增长通道,即发达国家潜在经济增速下调是总体趋势,未来较长时间内发达国家将难以改变经济低速甚至衰退的现象,如果没有新的科技革命,发达国家经济减速将呈现常态化。

发达国家经济减速已经造成中国出口急剧下滑。根据海关公布的贸易数据,中国2012年上半年对欧盟出口增速仅为-0.8%,与本世纪初至金融危机之前同期出口均值在30%相比呈现显著的下滑。中国2012年上半年对美国出口增速13.6%,也明显低于本世纪初至金融危机之前同期出口均值的23.5%。未来发达国家经济疲软常态化预示中国对发达国家出口疲软难以逆转,尽管中国可以通过寻求扩大新兴市场予以弥补,但中国对美欧出口的庞大体量显然难以迅速通过外部市场拓展实现。对此,遏制中国经济减速的重心在于将扩大内需战略长期化,切实降低中国经济增长的外部依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作者兼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