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约翰•泰勒:政策思路应让市场明白

当英国央行(BoE)新任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首次与同事和幕僚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不会缺少来自世界各地的谏言。随着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继续膨胀,加上经济增长疲软,许多知名经济学家对全球货币当局掀起的资产购买潮感到担忧。

美联储(Fed)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最近警告称,各国央行正引发“投机性扭曲和……潜在通胀”的风险。芝加哥经济学家、印度政府首席经济顾问拉古拉姆•瑞占(Raghuram Rajan)假借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口吻说:“在经济政策领域,从来也没有一次像这样,如此少的人,依据如此少的证据,投放如此多的资金。”

按央行官员们自己的说法,他们对这些政策越来越担心——他们称,之所以出台这些政策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目前已离任的默文•金爵士(Sir Mervyn King)表示:“渴望回归正常是可以理解的。”卡尼在货币政策委员会的新同事中,有6位(占多数)已经投票反对进一步实施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或量化宽松政策。

最近在美联储谈论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之后出现的市场动荡生动地表明,任何央行退出此类干预在本质上是多么地困难。这不是沟通问题,而是一个政策问题,它导致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但仅仅指出这些非常规政策的破坏性和风险还不够,情况已然如此。如今的问题是,如果你是卡尼,面对这种新的信息和分析结论,你会怎么做?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应该确保,在出台任何新的非常规政策之前,都必须事先制定好可信的、低风险的退出战略。否则,与退出相关的不确定性可能抵消政策的积极效果。

其次,卡尼应该将重点放在我们有所了解的政策工具上——利率或货币供应。与资产购买相比,这些工具的效果更为明确,本身也更容易被投资者(和央行)所理解。

第三,他应该说明,利率下限为零这一点在多大程度上束缚了政策,从而让投资者更清楚地了解政策工具。例如,在当前的通胀和产出环境下,一些政策指引或规定中要说明,如果能够将利率降至零以下,银行利率将会达到-3%。这是英国央行从分析中得出的吗?抑或,理想的利率是-2%?这么做将让市场明白,英国货币政策离正常状态还有多远。

第四,卡尼应该指出未来他在何种通胀和产出条件下会让银行利率回到正值。这种前瞻指引将提供一份退出战略,人们将会从中看到,政策需要多久才可能回归正常。

第五,英国央行应该拿出一份在再次调高利率后将会使用的利率制定指引。该指引可能适用于所有时期,其中将会指出,银行利率将依然低于正常状态下会实行的水平,至于低多少,要根据理想银行利率在零底线以下应持续的时间和数值大小来确定。

让市场相信英国央行不会迅速提高短期利率,将有助于在当前将长期利率保持在低位。这将是新政策中最为棘手的部分,也会比美联储当前策略进步,后者试图承诺未来将把利率保持在低位,但由于表述方式含糊、令人困惑,结果导致最近几周市场动荡。

这种方式的新颖之处在于,它将重点放在政策工具上,而不是仅仅放在英国央行的2%通胀目标上。目标是必要的,但如果采取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做法,通过政策工具对市场实施了带有任意性、难以捉摸的干预,并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正如我们最近看到的那样),那么这些目标是不够的。

尽管存在这些危险,一些人仍辩称,只要有助于实现目标,英国央行可以而且应该在任何市场,以任何力度,在任何时间段,利用任何工具或计划(无论新旧)进行干预,而不用考虑长期的意外后果或短期的附带损害(比如对某些人或市场的损害)。

对英国和全球货币政策而言,现在是关键时刻。这种困难局面给卡尼带来了巨大挑战,我希望他好运。他有很大机会帮助英国经济重回正轨,同时,通过树立榜样,推动全球货币政策恢复健康。

本文作者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著有《基本原则:重建美国繁荣的五要素》(First Principles: Five Keys to Restoring America’s Prosperity)一书

译者/邹策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