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鲁里埃尔•鲁比尼:“大到没法救”的意大利

  在主权债务利率飙升到7%以上的情况下,意大利面临一个越来越大的风险:它很快将丧失通过市场来融资的能力。这个国家既“大到不能倒”,也“大到没法救”。有鉴于此,该国高达1.9万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可能面临强制性重组。这种重组可部分解决“存量”问题,即数额庞大且不可承受的债务;但它解决不了“流量”问题,即巨额经常账户赤字、缺乏对外竞争力、国内生产总值(GDP)不断下滑和经济活动日益萧条。

  与其他外围国家一样,意大利若想解决“流量”问题,可能也需要退出欧元区、重新采用本国货币,而这将触发欧元区的实质解体。

  不久前,人们还认为意大利和西班牙不同于希腊,虽然欠缺流动性,但在实行紧缩和改革的情况下是具备偿付能力的。然而,一个流动性不足的国家一旦在市场上失去可信性,就需要通过一段时间(通常是一年左右)、借助适当的政策来恢复这种可信性。在这段时期内,除非有一个“最后贷款人”能够买进该国的主权债务,否则这个国家可能会失去偿付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满腹怀疑的投资者会大幅推高主权息差,最终要么导致这个国家丧失通过市场来融资的能力,要么导致这个国家的债务状况变得不可承受。

  因此,意大利及其它欠缺流动性但具备偿付能力的主权国家,需要一只“巨型火箭筒”来防止本国公共债务违约。问题是,欧元区内部并不存在可靠的“最后贷款人”。

  欧元区当前亟需一个“最后贷款人”。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Eurobond)之事已经没有可能:一方面是德国反对,另一方面是这么做需要对条约进行修订,而新条约获得通过需要多年时间。把欧元区纾困基金的规模从4400亿欧元扩大3倍到2万亿欧元,对“核心国家”来说在政治上是行不通的。欧洲央行(ECB)可以接下这个烂摊子、为意大利和西班牙提供支撑,但这么做要承担巨大的信用风险,而且有违相关条约中的“不纾困条款”(no-bail-out clause),所以欧洲央行并不想这么做。

  至于欧洲金融稳定安排(EFSF),该基金最多只能给意大利和西班牙拨出2000亿欧元左右资金。试图通过金融工程把这个数字扩大为2万亿欧元是不可行的,因为EFSF本身已是一只庞大的债务抵押债券(CDO),其实质是一批主权信用评级在AAA以下的国家试图通过双边担保来获得AAA评级。还有一种想法是,让EFSF充当一种特殊目的载体(SPV),欧元区各国央行的储备成为其“股权级部分”(equity tranche),然后让主权财富基金和“金砖国家”向该载体注入资金,形成其拥有AAA评级的“超优先级部分”(super senior tranche)。这听起来像不像一个巨大的次贷CDO骗局?的确如此。德国央行(Bundesbank)否决这一想法,原因就在这里。

  由于这些想法并不可行——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没有资金纾困意大利和/或西班牙——意大利国债息差便陷入只升不降的境地。

  未来几个月,在市场发觉各种贷款安排拼凑出的“大杂烩”解决不了问题后,仅剩的选择将是对意大利债务进行强制但有序的重组。即使意大利新政府由技术官僚执掌,如下根本性问题也不可能得到改变:息差已达到“引爆点”;经济产出急剧萎缩;考虑到债务与GDP之比已达120%,仅是为了阻止债务继续膨胀,意大利的基本财政盈余就必须超过GDP的5%。

  为实现中期财政可持续而必须进行的紧缩和改革,将使意大利的衰退恶化一段时间。德国和欧洲央行强加给意大利和其它外围国家的衰退性通缩,会使债务变得更加难以承受。

  即便进行债务重组(会给意大利国内外债权人带来巨大损失),也不会让意大利恢复增长和竞争力。经济增长和竞争力的恢复离不开实际汇率下跌,鉴于德国和欧洲央行的政策,这一点不可能通过压低欧元汇率来实现。它也不可能通过衰退性通缩或结构性改革(劳动力成本的降低要花费太长的时间)来实现。

  因此,如果不能促成汇率下跌、或以经济增长或通缩的方式压低实际汇率,那么仅剩的选择便是放弃欧元、重新启用里拉和其它国家货币,这会导致欧元计价债务强制转换为各国货币计价债务。

  欧元区禁得起债务重组和希腊或葡萄牙这样的小国的退出。但如果意大利和西班牙要退出,那将导致货币联盟的实质解体。不幸的是,这一可能性越来越大。

  或许只有出现以下情况,我们才能避免灾难:欧洲央行成为提供无限量贷款的“最后贷款人”,并将政策利率下调至零,外加欧元贬值至与美元平价;德国和欧元区核心国家实行财政刺激;外围国家实行紧缩。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