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沈建光:资金撤离亚太 对中国冲击度多大

由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时点迫近以及亚洲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指标有恶化趋势,近日亚太地区资金撤离的迹象尤为明显,其中尤以印度、印尼市场为重灾区,两国货币遭到抛售,过去四个多月来,印尼盾跌幅超11%,印度卢比更是下跌超过16%。而受到汇率贬值的影响,上述国家的股市与债市资金也大量流出。市场担心,这是否是新一轮亚洲金融[0.00%]危机的前兆?本轮危机对于中国的冲击度到底多大?

毫无疑问,市场对于美联储量化放松退出的基本确认是导致资金撤离新兴市场的首要原因。当前市场普遍判断美联储将于今年9月便减少原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且量化宽松政策可能在2014年中期结束。

而除此之外,在笔者看来,近期亚洲市场震荡也是对早前过热市场的一种回调。毕竟前两年全球投资者对东南亚国家经济普遍持有乐观预期,大量资金流入不仅刺激了个人消费与投资,也导致各国工资、股市、资产大幅上涨。

以印尼为例,2013年雅加达最低工资标准较去年提高了44%,丰田等厂商的工厂所在地卡拉旺市的最低工资上涨了近6成。股市方面,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0.37%]在2008年底仅有1200点,如今上涨至接近5000点,涨幅4倍之余。房价方面,雅加达建筑销售价格比08年底上涨60%,公寓售价上涨超过70%,也经历了一轮快速上涨。

但本轮资金撤离是否预示着全面的金融崩盘,亚洲新兴国家会重蹈1997年金融危机的覆辙?在笔者看来,这种恐慌情绪有些过度,尽管当前与97年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包括均在美国货币政策收紧的国际背景下,资金撤离,但大多数国家情势,除印度外,整体来看仍要大大好于1997年。冲击最大的国家印度和印尼,都是自身问题最大的经济体。

具体来看,一方面,与97年亚洲国家普遍实行的固定汇率制度不同,当前亚洲各国大多采用浮动汇率制度。而这意味着一旦外部压力积聚便能够直接在货币贬值中体现出来,降低了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的可能。

而另一方面,当前亚洲新兴经济体基本面整体上看比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稳健。如下指标可以作为说明:

外汇储备方面,亚洲新兴国家外汇储备增长较多,为抵御危机创造了条件。例如,当时风暴眼的泰国的外汇储备仅为371亿美元,如今已经提高到如今的1652亿美元,占GDP比重也从20%提高到了47%。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占GDP比重甚至更高,达到90%、48%。而印度外汇储备占GDP比重虽然不高,但2629亿美元的总体规模仍是较大的数字。

经常项目方面,如今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经常项目实现顺差,去年经常项目占GDP比重分别为0.7%、2.9%、6.4%、7.4%,而上述国家在1997年金融危机前皆为逆差。但印度和印尼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印度经常项目占GDP比重继续下降至-5.1%,远差于危机前的情况。印尼当前该比重为-2.8%,与危机前非常接近。

债务方面,印尼债务情况明显好转,由危机前三年平均95%下降到如今24%。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整体债务情况也还算稳健,债务占GDP比重低于国际60%水平线。但是,印度情况值得警惕,债务占GDP比重高于国际60%警戒线。

另外,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所以大范围蔓延与当时外债占比较高密切相关。而如今虽然部分国家债务水平并未显著下降,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等,但考虑到大多数债务不是外债,内债绝大多数是以本币计价,与上轮危机相比,降低了危机急速传导的可能。

总之,在笔者看来,当前亚洲各国基本面情况与抵御危机能力要整体上好于1997年,不宜过度悲观。但是,考虑到美国QE退出的临近,且资本撤离新兴市场的过程远未结束,脆弱的亚洲新兴经济体还将面临考验。

而对中国来讲,伴随着稳增长政策的落实以及欧美经济复苏对外贸的提振,中国经济基本面已经出现了积极迹象,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有所提高。同时,鉴于中国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且资本项目开放程度有限,预计危机对中国造成的冲击在新兴市场中是最低的。结合早前公布的中国经济数据,特别是7月工业企业利润强力反弹,8月PMI全面上升等数据,证明中国经济复苏势头已经确认,中国在本轮危机中受到的影响有限。当然,本轮危机,尤其是印度的困境,更具有警示意义,即不论对于东南亚国家,还是对于中国,仍需要持续推进经济改革以释放自身增长潜力,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减少外部冲击的影响。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