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金李: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大有可为

各位尊敬的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校友,非常荣幸,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题目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思考。前面几位嘉宾讲的都非常宏观,我是做微观的,研究行业,具体的说研究金融行业。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题目,也是我们最近在金融行业的一些思考。我是课题组的成员之一,今天下面在座的还有我们课题组的另外一位成员成都分院的院长滕飞老师,他是光华光华管理学院的副书记。今天早晨朱市长跟我们说,成都在打造中国经济的第四极,也会是中国西部的金融中心,会是金融机构集聚的中心,金融创新和市场交易的中心,也是未来金融外包和后台服务的中心。我想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的西部中心,应该也会是在成都。

以前山东,特别是青岛,把自己定位成全国的财富管理中心。青岛“大虾事件”对它诚信的打击非常大。未来咱在中国的西部,会看到财富管理行业快速的崛起,待会我会讲到,也会看到像成都这样的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的城市,不管是在人文、文化,还是在经济政策的制度上面,都有非常好的条件,这是一个巨大的契机。我接下来讲的内容,简单分成三块儿:第一,快速介绍什么是财富管理以及目前的现状;第二,我们所看到的这个行业目前的问题或者一些乱象;第三,我们对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些思考,以及北京大学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配合政府和企业,去尽快完善这个行业的发展。

首先简单说一下什么是财富管理。从资金的使用方到资金的提供方之间有一些金融的中介机构,第一层次是发行各种金融产品,股票、证券等等,一般是投行。第二个层次是资产管理机构,比如说共同基金,PE、VC机构等等,他们把各种金融的具体的单个产品集中起来,做成资产整合,满足特定人群的需求。第三个层次,即我们所说的财富管理机构,它从个人投资者的角度出发,考虑个人投资者的全部的资产财富管理的需求,并且根据需求,在市场上寻找各种产品,去度身订做、打造一个财富管理的方案。

如果把金融行业的不断的专业化细分的过程和食品行业来做一个简单的、不完全妥当的类比,各种金融产品是最初的原料,米面油盐,而资产管理机构的作用是把这些组合成为各种产品,馒头、包子、面条、烧饼,或者是红烧肉等等。财富管理机构实际上做的事情是全面的生活方式管理。我们把它叫做营养师加导购。作为一个营养师,他要考虑财富拥有者全方位的需求,去设计、度身订做各方面符合他要求的组合。同时他又是一个导购,因为他在市场上各种不同的产品,包括原料里面,去提取出最合适这个特定的财富拥有者的一个解决方案。

    市场的发展总是从最简单的初级向越来越复杂的层级进化的。最早我们国家的投资者,都是直接去买股票、买个股,慢慢进化,去投资基金,将来会向财富管理这个方向转化。这个转化的过程的大背景是金融产品的多样化、信息不对称带来的对专业性的、所谓买方经济人的要求。同时社会分工不断的发展,也使得深度理解投资者的需求、并且度身订做金融产品组合成为可能。这是我们在中国目前看到的市场上的产品,这还只是简单的产品大类,产品的门类非常五花八门,非常复杂。

  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是很难完全在这个过程中分辨出哪些是自己最适合的产品。这还只是国内。如果是国外的话,产品的门类可能会更加丰富。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有人去整理梳理整个市场,提供各种信息,包括信息的增减,这是我们认为将来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的一个巨大的前提和可能性。这个市场在中国现在是多大规模呢?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本身的快速增长带来了这个行业发展的巨大机会。同时前面几位嘉宾也说了,中国现在正在进入经济新常态,经济的升级转型也带来了很多投资理财方面的需求。未来仍然有巨大的生长上升潜力,但是市场处于急剧的变化和提升中。

我们来看一些数字。贝恩资本和招商银行今年的《2015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中说,到去年年底,中国家庭所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额已经达到112万亿人民币,几乎是中国GDP的两倍,过去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6%,是GDP增速的两倍还多。同样到去年年底,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所谓“高净值家庭”,已经首次突破100万,过去三年的年均复合增长高达20%以上,一共持有32万亿以上的可投资的资产。预计到今年年底,中国的高净值人群数量会超过126万人,持有的资产规模37万人民币。另外我们注意到,到去年年底,有七个省市区,高净值人数已经超过5万人,其中在西部,四川是唯一的。

另外瑞信在它的一份全球财富报告中研究全世界的财富,它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取代日本,成为第二个财富大国。在不知不觉中,中国竟然成为世界的财富大国。当然中国也有非常多的仍然非常贫穷的人群。但同时,瑞信这份报告是从中产阶级开始算起的。全世界中产阶级层大概总人数相当于成年总人口的14%。但是在很多的发达国家,这个人数已经超过它的成年人总人口的50%以上。中国虽然在成年总人口中只有11%左右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但是具体人数,因为中国体量很大,人数已经首次突破一亿人,已经超过美国。而且在过去的十年左右,十五年来,中产阶级的财富在快速增长,整个亚洲的中产阶级财富,增速增长了70%,而中国增速竟然大大超过这个数字,330%。

在最高端,报告指出:在全球所谓超高净值的个人资产,用超过5000万美金的可投资的净资产来计算,中国排行在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过去的增幅是24%左右。这是一些图表。从2008年到2015年的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规模,人数现在已经超过100万,快速增长。投资的各种不同标的,最下面的是现金的存款,以及对不动产的投资,就是房地产。这两块儿加起来,到现在还是超过中国的高净值人群资产总和的50%。换句话说,将来有巨大的改善空间。

这是未来“一带一路”带来的契机。在中国的西部,西南,现在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的生长点的转换,有大量的新的财富会快速的出现。增长速度最快的是四川,是西南地区,包括新疆,海上和陆上的未来的经济发展。前面我们也说到了,在中国现在富裕人群,人数最多的地区,四川是西部的唯一的超过5万人的地方,去年光华管理学院在成都设立分院,也是对四川作为中国西部财富重镇的未来非常看好。

高净值人群的财富需求在快速变化中。前面几位嘉宾也说到,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其实带来了很多从实体经济中间退出来的资本。这些资本在寻求更高的回报,其中相当一部分进入金融投资。另外一个我们注意到的趋势是,相当多的高净值人群,开始关注在海域的资产配置。对海外资产配置的需求可能有各种原因。在我们接触到的企业家以及各种公开的研究报告中,很多企业家,除了提到在海外寻找投资机会以外,还提出包括譬如说避险和移民,这可能是财富人群对外投资的重要因素,特别对超高净值的人群来说,已经超过了其他的包括像海外资产的升值能力等等。

但是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的问题,其实并没有准备好。从资产管理端来说,中国国内现在资产管理的机构水平有待大幅提高,国内能够提供的可投资产品的品种和质量有限,不能有效覆盖财富家庭的需求,甚至风险和回报是很不匹配的。监管还有很多的缺位,信息不对称,道德风险问题严重,专业投资机构更加缺乏对国际的财富管理的能力。从财富管理端来说,我们的财富管理者并没有真的完全充分地挖掘出中国的财富拥有者的需求,而这种需求是多种多样的。财富本身的保值增值只是其中之一,可能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

这是对高净值人群的各种需求的调研。你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看到,其中大概从倒数第三个,就是创造更多的财富,其实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需求了。最重要的需求是财富的保障,财富在家庭内的传承,子女的教育。另外包括生活品质、个人事业发展,都变成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包括慈善。未来怎样去更好地研究这个人群的需求,提供更能满足他们需求的金融产品?我列一些具体的问题:优秀从业人员的教育,资产管理端向财富管理端的挤压,财富管理端向资产管理端的挤压,通道本身的价值正在减弱。所谓财富拥有者的观念有待改变,因此导致我们以前做很多所谓独立第三方的财富管理机构出现很多问题。互联网金融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可能更大的是机遇。

资产国际配置,带来的巨大的机会和挑战,可能更大的是挑战。如果国内的资管能力不能跟上国内财富人群的财富管理需求,会不会出现大量的对财富管理行业的外包。我们的能力怎么才能够迅速提升上去。我觉得这里边,最根本的,财富管理行业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谁付给你钱。传统的做法,我们国家实际上很多财富管理机构是采用在资管机构销售产品的方式来抽取佣金。实际上是谁出的钱?是资管机构或者是投行付给你的钱。你拿了谁的钱就会替谁说话,拿了别人的钱之后,你就会推销他的产品,他给你的佣金回报更高,你就会给他说好话,就愿意推更多他的产品。

而如果还是按我们前面说的食品行业的类比的例子来说,如果是一个营养师或者是一个导购,他如果每天给你做度身订做营养设计,但每次给你推荐的都是同一家康师傅的方便面,每天让你吃康师傅方便面,你会是什么感受?或者每次给你吃都是什么糖醋排骨,也不管你这个人是什么情况,是老人还是孩子,是孕妇还是病人,那你肯定感觉很不爽。你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你没有真正为我提供服务。现在财富管理这个行业里面,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导致第三方很大的矛盾。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甚至已经到了要第三方的很多优秀的机构说,我没办法,我只能向资产管理方转型,不然没人付我钱。这些财富家庭,他不愿意付我钱。不愿意付你钱,最深层的原因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投资者教育还不足,很多的财富家庭,还没有认识到财富管理这个层级对他的价值提升带来的巨大作用。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可能:作为财富管理机构本身,他还没有真正能够提供让客户满意的服务。这两方面,其实都是未来需要花更大的力气解决的。

接下来我想简单的花点时间谈一下我们的思考和具体做法。我们认为不管未来行业如何发展,作为中国领先的金融教育机构,北京大学应该在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巨大的作用。我们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包括持续的社会研究、信息的传播以及对投资者的教育,包括对这个市场里的专业人才的培训,结合全球市场规律以及中国具体国情的商业模式的优化设计,以及监管政策的制定和咨询,未来带领中国的资管企业,带领中国的财富管理企业,一起去探索国际化的道路。

我们正在做一些思考,就是中国未来的财富发展道路会更像美国的发展道路,和欧洲有所不同。欧洲都是最高层的超高净值的财富人群,获得精英式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美国的财富分配会更加均匀,所以会更加涉及到更多的不同层级的人的财富管理。因为中国是一个未来成长速度会非常快、创新能力非常强的国家,我们认为未来会有大量入门级的财富人群。这些财富人群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未来的重要的生长力量。但是目前来看,这些人可能管理上不赚钱。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很多的财富管理机构,特别是第三方机构,现在面临着非常艰难的生计的压力。

作为北京大学来说,我们能不能做模式上的一些有利的尝试。我们正在试图打造一个公益性的财富管理的教学研究和实践平台,也希望校友跟我们一起加入到这个行业中间来。我们想做一个非盈利的公益平台,为整个市场提供基础设施。我们认为这具有巨大的外部性。我们希望成为公正客观的第三方的导购加营养师,而不是为付钱多的机构卖产品。我们把自己定位为帮助消费者选取市场上繁杂无比的各种经营产品。我们希望我们的师生和校友能以志愿者的身份,提供免费的各种服务;希望能开发基于互联网的入门级的财富人事课程,帮助他们学会怎么去管理他们的财富,学会做富人,包括慈善;希望全面地收集各类金融产品和资管机构的信息,从而帮助投资者和其它机构做出充分信息上的理性选择;希望服务于市场的低端或者是入门端,主要关注入门级的财富管理家庭,提供一些公益性的资产配置服务。在市场的高端,当这些家庭成熟以后,希望把它们推出去,由市场化的机构接手,从而提供更加精准的、根据客户的特定条件进行度身订做的财富管理产品的服务;希望利用北大的国际地位,推进国外和国外的研究机构、监管部门和商业机构的全面合作,来了解国外金融市场和先进的金融工具理念,试图推进国内和国外的交流,同时推进国内的金融创新和监管改革,来增加国内金融市场的活力和容量,来应对财富管理业将来会出现的激烈的国际竞争。

 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我们和国有的一些国资背景的财富管理机构、资产管理机构,包括一些国外的机构进行交流,比如在国内,从公到私,比如像华夏、嘉实这样的基金公司,像中投、社保储备这样的一些国有资产管理平台;国外的,譬如说今年之内,我们把黑岩的董事长请到光华管理学院来跟我们对话;下个礼拜,我们会把摩根史丹利的董事长也请到光华来和我们对话。目的是希望通过这些对话,了解国内国外最新的一些理念,来提升整个行业的未来的素质。另外我们可以系统地培训行业的从业人员,包括所谓的独立的顾问,未来在合适的时候,希望推动行业标准的进一步制定。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有权威性,建立在对国内外经济金融市场信息的较为全面的掌握基础上。我们是社会公益性的,不会有扭曲的激励机制,减轻信息不对称和道德风险的问题。我们有专业性,结合国内国际最近的研究成果,重新利用向量化的模型和互联网技术,提供简单有效的家庭理财模型和基于家庭人口结构的政策资产组合模型,并且以低成本,利用互联网技术来覆盖。

最后我想说,未来在西部地区财富管理这个行业潜力巨大,我们希望以光华管理学院的成都分院作为平台,来加强和当地的金融监管以及实业部门的联系,充分的开发财富管理这一方方兴未艾的产业。我们也相信,这些活动会对当地的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都能够起到良好的互动作用。北京大学,我们一直认为我们肩负着历史的使命和社会责任。北京光华管理学院和北京大学其它的兄弟单位一起,和所有的北大的金融专家、学者、学生,以及在座的各位校友,我们希望以不同的方式,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来促进财富管理行业在中国未来的大发展。谢谢大家。

(本文为2015年11月15日金李先生在北京大学成都金融论坛主题演讲《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思考》实录,根据录音编辑整理,未经本人审阅发布)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