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普拉萨德:汇率政策阻碍中国抗击通胀

  急速攀升的通货膨胀给中国的增长和稳定带来了巨大风险。现在是全力以赴加以应对的时候了。然而,由于中国死板的汇率政策,中国在抗击通货膨胀的过程中被缚住了手脚。

  中国的汇率制度如今开始显得更像是政治信条而不是完善的政策。缺乏弹性的政策有可能打破保增长与抗通胀之间的微妙平衡。

  中国年度消费价格涨幅牢牢保持在5%以上,而且还在不断上升。目前通货膨胀主要是由食品价格推动的,食品价格在以每年超过11%的速度上涨。非食品价格涨幅依然保持在约3%的适度水平。

  不过,目前非食品价格的涨幅较小并不能让人感到丝毫的安心。平均来看,食品支出占了中国家庭总消费支出的约三分之一。这意味着食品价格上涨将很快影响工资需求,进而推高总体通货膨胀。

  此外,与中产阶级家庭相比,食品支出在贫困者的总支出中占有更大的比重,因此食品价格上涨对穷人的冲击要大的多。城市贫民面临着双重打击。他们无法从农产品价格上涨中获益,同时控制通胀的措施还可能影响他们的就业前景。

  难怪通货膨胀令中国的决策人士夜不能寐了。高通胀能够助长社会不稳定,特别是在对黯淡的就业前景和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强烈不满的城市地区。飙升的食品价格可能使不满演变为反抗,而这是在人口集中的城市地区更难以控制的。

  政府做出大力回应,通过大幅限制货币供应量和银行信贷的增长来控制通货膨胀。问题是,收紧信贷会减少流向中小企业、特别是私营企业的信贷流,进而损害就业增长。而中小企业正是经济领域中创造就业岗位的生力军。

  加息可能是一种控制信贷扩张的更好方法。从利率高达20%以上的民间借贷受热捧可以判断,私营企业看来愿意支付比目前基准利率6.3%更高的利率,只要能贷到款。

  那么中国央行为何不加息呢?简而言之,中国央行受到了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政策的束缚。为了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处于希望的水平,央行干预外汇市场,买进美元,卖出人民币。央行然后向银行出售债券回笼现金,央行对此很可能希望较低的利率。

  同样重要的是,由于美国和其它发达经济体的利率大大低于中国利率,中国采取的任何加息举动都将吸引更多寻求更高回报的资本。其实,中国强劲的增长前景和再度攀升的贸易盈余正吸引大量外资涌入国内,加大了国内金融系统中的流动资金,也加剧了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而这些都是中国央行不愿看到的。

  这种情况下,人民币大幅升值既可抑制通胀,又能在一定程度上让经济增长的重心向私人消费倾斜,可谓一石二鸟。人民币汇率更灵活还会让中国央行在调节利率方面更得心应手。人民币升值会增加中国家庭的购买力,因为首先进口商品的价格会下跌,其次中国央行有提高存款利率的空间,这样中国居民就可获得更多的存款利息。

  没错,人民币升值已取得了某些明显进展。自去年6月北京宣布让人民币缓慢升值以来,已出现了很大改观。过去一年,人民币兑美元已累计升值约5%,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升幅约为7%至8%。但如果考虑到美元兑其它主要货币普遍下跌,那么根据人民币的贸易加权多边汇率其实相对持平。这种多边汇率决定着中国整体出口竞争力。这给人民币带来了升值压力。

  为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中国央行持续大幅干预外汇市场,这表明人民币汇率仍被明显低估。这种干预行为让中国的外汇储备每季度增加约2,000亿美元,中国政府为此头疼不已,因为外储增加必然意味着购买更多美国国债。

  北京方面如放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便可避免这一麻烦。考虑到美元走势,中国或许可在不严重影响本国整体出口竞争力的同时,轻松地让人民币进一步升值。

  大幅调整汇率政策有利于中国的论调如今看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千真万确。决策者应该意识到,通胀对整体经济增长的影响可能会糟得多。这个“魔鬼”一旦挣脱牢笼,政府不得不采取极端政策行动给经济降温,而这对中国经济的伤害将远远大于出口行业损失一些工作机会对经济的影响。

  (普拉萨德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中国事务官员。)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