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宋国青:金融改革潜力巨大

宋国清:

6月25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在由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瞭望智库和北大国发院联合举办的“中国未来经济论坛”暨北大国发院中国经济观察报告会上,就金融改革、金融创新、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等问题进行了阐述,以下为整理内容:

一、金融体系问题多多

个人部门的银行存款为50多万亿元,其中活期存款是18万亿元,在金融资源中占据重要地位。但是他们享受的利率是很低的,一年期银定期存款利率是2.5%,活期存款利率是0.35%。

交易所国债是个人可以买卖的。在交易所,三年期、五年期的国债利率为3%左右,其中三年期的低一点,五年期的高一点。由于这些国债可以随时交易、转让,流动性比一年期存款还要好,他们的利率可以与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进行比较,高于后者。

银行理财产品的利率就更高了。一年期理财产品利率为5%左右。这里面包含一点风险溢价,但实际上风险还是很低的。

股票市场上有分级基金,也是老百姓可以买到的。其中B类基金借A类基金钱炒股,要交利息,约定利率是6.6%左右。现在A类基金的价格相比净值便宜10%左右,真实的利率就达7-8%。

最后一个就是打新股。打新股的收益率也在变化,但怎么算也在10%以上。这个收益率也有波动,但是基本上没有亏损风险。

在上述利率体系下,无风险利率从最高10%以上到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差异非常巨大。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从储蓄者或者投资者角度来看,不同人群的情况不一样。有的人可能是时间很忙,顾不上寻找更好的投资渠道。也有人可能是怕上了圈套,面临损失。还有一种可能是有的人属于老实人,安于现状。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能给出这样差异巨大的利率,金融市场的问题就很突出。打新股是另外一件事,毕竟银行资金不准打。但是从国债到理财产品,都是个人可以接触到的,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区别?活期存款和“互联网+”下面的短期存款几乎完全等同,二者利差也很大。这说明,金融体系里面有很多问题。

三年期、五年期国债利率是3%左右,政府用这个利率借来钱,拨到机关团体等单位,机关团体又把钱存在银行,他们存款总额将近20万亿元,基本上都是活期存款,收益非常低,远低于国债利率。这里面有些是规则方面的问题,比如机关团体存款不能打新股,不能炒股票,但是没有规定说不能做理财产品。

贷款方面,一季度金融机构的平均贷款利率是6.78%,远高于活期存款利率或者定期存款利率。平均起来存款利率不到2%,大概是1.9%左右,而贷款利率是6.7%,利差很高。当然这利差里面要扣除一些坏账,扣除以后还是很大。股票市场的融资融券利率更高,可以到8%以上,利差更惊人。

从国民收入统计角度来看,在GDP里面,工资大概占60%,投资报酬大概有40%,有些资源类的东西都是属于投资报酬,比如石油企业的利润。投资报酬里面国有资本的部分就直接分了,另外一部分属于个人存款、企业存款。现在利率已经比较低,按CPI计算的定期存款实际利率勉勉强强是正的,活期存款实际利率就是负的,说明个人分到的投资报酬非常少。如果按照名义利率,不算通货膨胀,最后是生产者得到3%,金融机构得到4%,最终出资人拿到2%。中间的份额是相当大的。

二、金融改革就是让市场配置资源

目前融资渠道不畅,不仅是中间环节分到很多收入,而且还有效率问题,资金不一定分配到最合适的地方。过去基础设施投资对经济增长起了很大的带动作用,但是现在基础设施投资逐渐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今后再投资就面临很多问题,因为这种投资很少发挥金融市场的作用,基本上就是财政在分配。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全世界永恒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了,但是通过金融改革,可以得到显著的改善。

为了解决中间环节分得收入过高的问题,过去一直在研究扩大直接融资,包括股权融资,包括债权融资。通过直接融资,中间环节那一块基本上就没有了。原来2、4、3的比例可以变成5:4。直接融资一直说了很多年,遇到的一个问题是企业没有多少资本金,风险很高,谁也不会把钱借给他。所以股权融资很重要,通过扩大股权融资提高企业资本金,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发展。这涉及到股权融资怎么改革,股票市场怎么办。

像扩大直接融资这件事,至少是20年前已经得到公认,到现在为止虽然也在扩大,但是和银行融资比起来还是相当小。我的想法就是不要等到什么条件都成熟了再放,差不多就可以放,等到发现问题后再解决。

去年互联网金融兴起,大家有很多负面意见,说互联网金融提高了企业融资成本,把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推给互联网金融。后来对互联网金融做了很多限制,但是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也没有因为这个走下来。一些理论讨论是有问题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金融改革的大方向是清楚的,就是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更大作用。所以应该尽量的放开,能放多少就放多少,有一些结构性的问题通过财政和其他事情解决,实在不行了还有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企业就要充分竞争。比如现在说的上市注册制,我在想交易所要不要来个注册制?如果我们多放一点,少管一点,金融改革就会进展得更快一点。实际上政府已经在这么做,期待下一步更快一些。

 

来源:北大国发院BiMBA官方微信 唐杰整理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