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复旦张军教授:你们的出色来自哪里?

 
 
6月29日,复旦大学2018届研究生毕业典礼在复旦大学正大体育馆隆重举行。典礼上,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作为导师代表为2018届毕业生们作了精彩的毕业演讲。
 
在座的各位同学:
 
毕业典礼是拥有悠久历史的古老的仪式,对你们很重要。在这个庄严和隆重的仪式上,我很荣幸作为导师代表跟大家说几句话,我想也许作为临别赠言是有意义的。
 
30年前的今天,我也跟你们一样,硕士毕业。虽记不记得那时候的毕业典礼是什么模样的,但就是在那一年我成为复旦大学经济系的助教,今年从教正好30年。
 
从我入复旦大学开始至今的37年,我见证了中国经济发生的不可思议的变化。在我拿到硕士学位的1988年,中国大陆的GDP按现价核算才差不多1.5万亿人民币,今天已超过84万亿元。你们根本无法想象,30年前,在复旦中央食堂买饭菜票时我们还需要出示粮票,而实际上,我的购粮证上留下的最后一个印章是1994年。对你们来说,这并不算是很遥远的事情,但听起来却相当传奇。我今天对中国如何能成功告别中央计划经济模式并实现人均收入的快速增长有深刻的理解,这首先得益我在复旦大学接受的现代经济学的训练。
 
基础的训练固然重要,但世界的变化速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我们要有能力和实力去适应和应对才算能跟上时代的步伐。这个能力到底是什么?跟给我们的母校有什么关系?
 
复旦培养了几十万像你们这样的人才,其中不乏在科技、商业、艺术、医学、经济和金融及政府组织等领域的领袖人物、杰出人士和社会精英。以我所在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为例,我们的毕业生累计也接近了5万人,这包括了像卢志强、陈天桥这样的商界领袖,也包括了像吴敬琏、朱民等一大批优秀的经济学家、首席经济学家和中国金融界最优秀的管理者,经济学院甚至还还培养出了日后不务正业的人士,比如著名的作家、艺术家和诗人。我认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我经常自问,复旦人的出色来自何处?
 
我曾不止一次听到很多复旦成功人士对我说:很惭愧,我早已忘记了在复旦学到的课程,还给了老师。我说,您这是对我们的最高评价。不是吗?如果我们课堂上灌输给你们的东西可以受用一辈子,那么,你们永远无法超越你们复旦的老师,而这则是我们教育失败的最可靠的证明。
 
以我过去20年大样本的观察,复旦的学子之所以优秀,之所以在很多领域能成为成功和杰出人士,恰好就是因为他们把容易忘记的都能忘光(所谓“常无”),但他们留住了一样东西。依我之见,那就是独立之思想。并且这是复旦给予的。不然,为什么复旦会被它的毕业生们用“自由而无用”来定义自己的母校呢?
 
复旦人不受教条的羁绊,而深信独立思想的力量。中国这40年来的变化难道不是对思想之力量的最好诠释吗?因为独立之思想,视野、眼界、高度和看待世界之观念成为复旦学子拥有的可能是唯一可识别的共同的品格特征。复旦人这一共同的个性塑造了个人层面推动中国发展和进步所需要的自主性、独立性和创造性。 
 
同学们,从今往后,你们中的大多数就像飞出鸟巢的鸟,踏入社会你们将面临持续不断的挑战,虽然机会也会不少。未来几十年,无论中国还是世界,都将经历更大的改变。来自数字化技术和机器学习的浪潮将给我们的经济增长、社会体系和生活方式带来今天无法想象的冲击与颠覆。我40年前看过的美国科幻电影《未来世界》正在变成残酷的现实。我们的经济制度和社会体系必须发生改变以应对技术的冲击。
 
MIT的Brynjolfsson和McAfee在2014年写的一部颇受欢迎的著作《The SecondMachine Age》中说,面对新技术冲击,唯有具有保持灵活性的思维模式、独立的思想能力和开放的制度,我们才能处于一个识别这些改变和推动经济和社会真正进步的最佳位置。
 
说到底,应对技术冲击的这些改变需要由社会中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来做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思想塑造命运的时代。不管你将来的财富、地位、影响力是大是小,在我看来,在这个时代,你们被复旦精神所造就起来的眼界、高度、价值观和世界观才是你们推动中国全面进步的力量来源。
 
最后我想说,就像我和我这一代人一样,随着岁月的流逝,你们将来也会懂得,复旦的求学岁月对你们为什么弥足珍贵。
 
谢谢大家。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