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吴敬琏的呐喊:重启改革 盲目保增长不可持续

    无需置疑,目前全球的金融体系正处于重大变革时期,而中国自然无法独善其身。

    中国早已不是一个与世界经济体系隔绝的孤岛,而是国际金融体系重要的组成部分。著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会主席吴敬琏强调说,在新的国际金融体系中中国到底处在什么地位,跟国际金融体系融合的程度要消除哪些障碍,用些什么样的措施来保证我们在国际金融体系中能够得益,把冲击控制在最小范围内,这是我们今后很重要的任务。

    中国在实现高速增长的同时,各种矛盾也逐渐积累。而目前经济放缓,各地连忙腾挪,试图将失速的经济重新搬回高增长的列车,无奈刺激政策仍在大规模投资老路上兜兜转转。据不完全统计,各地上报的投资规划规模已有17万亿。

    国内外的情势均表明,只有挥别狭义的经济改革,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可长治久安,也正因如此,重启改革的观点也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

重建金融体系

    尽管路径、机制不同,但国内外金融体系所暴露出的问题却是殊途同归。

    在9月16日的国际金融论坛上,吴敬琏分析,这次金融危机是从美国开始的,但美国的情况相对乐观。从美国微观经济来看,复苏的过程正在加快,特别是由于美国的技术创新的活跃和其所谓的页岩气革命,可将能源成本降低并重组本国的能源供应,使得美国再现历次危机后新技术革命、新产业革命重现的迹象,但是在宏观经济方面,特别是财政状况和再一次量化宽松造成的货币供应的状况,在其看似乐观的发展前景中添加了不确定性。但欧洲却没有那么幸运。危机仍在持续,远没有见底,欧元体系能否维持还无法确定。

    吴敬琏认为,目前更加深刻的问题,是消费主义和高福利所造成的储蓄投资缺口、货币超发和流动性的泛滥。而美国的财政问题,尤其是最近又开动了印钞机,这是整个社会的结构问题,只有当这些问题顺利解决了,才能使得新的金融体系比较健康地运转。

    “而我国所面临的问题却恰恰相反。”他分析说。我们是消费不足,靠投资来驱动增长,但却与西方金融体系最终结果很相似,只不过形成路径是截然相反的,我们的储蓄减投资有大量的剩余,于是用了出口导向政策,用这部分剩余填补发达国家储蓄投资的缺口,但是表现是一样的,同样是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

    显而易见,我们与西方国家一样,同样需要重建金融体系,但相比西方发达国家财政问题的不确定性,我国相对幸运些,因为改革的动能正在增大,形成共识的可能性也正在增大。

改革重启

    吴敬琏认为现在的金融体系问题,根源在于经济发展方式上存在问题,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强调社会主义工业化路线,用资本密集型产业的投资带动整个经济的增长,而后改革开放以来有了很大的变化,银行系统与金融系统一一与国际接轨,机构的设置、市场的运营方式,都借鉴了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但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没有改变,旧体系的许多东西在我们的金融体系里仍然有很陈旧的影响,如证券市场刚一建立,就提出证券市场要为国家服务,把攫取型的体制叠加在市场体系上,造成了现在的种种问题。

    这种发展方式却支撑起了很高的增长率,但吴敬琏却认为,长期而言后果却是非常严重,因为这样一种发展方式加上改革带来的所谓制度红利使得中国在前三十年的增长速度非常高,这种高增长在一定程度上麻痹了人们,认为如果保持老体制的某些优点,再加上市场经济的某些优点,就能够形成一个中国特有的发展模式,也是世界最优的发展模式,这种影响越来越强、越来越大。

    在金融体系上,最重要的扭曲跟证券市场是一样的,就是保证能够抽取更多资源来完成国家的目标,这种做法现在的影响仍然很强烈,但是各种弊端现在暴露得越来越明显。

    吴敬琏指出,怎么解决我们当前所面临的各种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就出现了很不同的思路,这个争论一直延续到现在。比如说经济出现了明显下行的时候就有两种很不同的判断:一种判断认为经济中各种矛盾的暴露正好是过去的发展方式和旧体制的遗产所造成的,国家大量的干预,用国家用政府投资或者用国家银行的贷款来支撑增长速度,另外一种判断就说这是因为市场自发性造成的,现在对付经济下行的主要办法仍然是应用所谓中国模式的优越性,动员各种资源大量投入。

    “最近我到一些地方去的时候看到各地地方政府都很着急,希望实现高速度的增长,否则财政问题、社会福利问题都难以解决,所用的解决方法仍是投资,大规模的投入。”吴敬琏分析说,去年主要的办法是引进央企,但口惠而实不至。今年的做法是许多省都自己作出了规划,目前各地报来的投资规划规模约有17万亿。若继续沿着原来的路往前走,钱从哪里来就是很大问题,金融体系又会被作为一个主要路径。

    他继续分析说,另外一方面,这套做法的消极后果也暴露得越来越明显,最突出的是两个样板,一个样板是高速铁路,另外一个样板是个别省的超高速增长。铁路现在的短板是在货运,用主要资源来建设高铁,高铁是客运,这是资源的误配。而个别省级地区连年GDP增长都达到了14%,而今年上半年的投资率竟是本地生产总值的120%,显然不可持续。

    争论并非是坏事,也形成了一些积极的成果,继续改革的共识正在逐渐加强。

    他指出,“从胡锦涛总书记7月23日给十八大定调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来,他表示要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就是改革开放的路线,这就使得人们对于十八大有了更高的期望,我们希望能够重写1992年、1993年的辉煌。”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