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獐子岛请回答,扇贝去哪儿了?

原标题《生要见肉死要见壳:质疑獐子岛的日日夜夜》

摘要:看到10个亿扇贝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分析师都不知道怎么接话茬了。这实在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农林牧渔领头羊、股市不败神话蓝田股份,池塘里面的甲鱼以及一立方米养1000条鱼的故事。

 

我有5000万甲鱼库存,不信?你(调研机构)下水捞起来看看!…………


第二年,我有1个亿甲鱼库存,去年的甲鱼生仔了,不信?你下水捞捞看!

投资机构:…………

第三年,发洪水甲鱼全跑了,业绩巨亏。

投资机构:……………………

第四年,我有2个亿甲鱼库存,去年跑掉的甲鱼全回来了,还拐带回来一批野生的小三甲鱼!

证监会:滚!退市!

这是当年“超级大牛股”蓝田股份的段子,现在新段子又来了。这几天什么最火,不是沪港通,也不是国泰君安的400点(逗逼又被抢了头条),而是獐子岛播在海里的扇贝没了,而且是10个亿的扇贝。一向以无聊和无料着称的农林牧渔行业终于迎来了人气。

对于这个故事的描述,老虎君虽然觉得喜感十足,但还是得冷静冷静再冷静的复述,因为现在可有毁坏商业信誉的罪名了。以下来自于证券市场权威报道《上海证券报》的文字:

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獐子岛)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公司于10月14日向交易所申请停牌,并邀请海洋科学家和会计师到现场进行系统调查。

根据公司存量抽测结果、中国科学院近海观测研究网络黄海站监测数据及开放航次调查数据,以及《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会议纪要》,综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场发生了自然灾害,灾害主要原因为北黄海冷水团低温及变温、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营养盐变化等综合因素。

由此,獐子岛虾夷扇贝遭受了灭顶之灾。根据公司抽测结果,公司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放弃采捕、进行核销处理,对43.02万亩海域成本为30060.15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8305万元,扣除递延所得税影响25441.73万,合计影响净利润76325.2万元,全部计入2014年第三季度。

对于此次“冷水团”事件,一位长期跟踪獐子岛的行业分析师在当日晚间告诉记者,“今晚农业分析师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我们也都惊呆了。”

缘由有三个:“第一,这件事情指定不正常,以前都没出现过这种事情,怎么一瞬间就出来了?第二,此次出事的海域中有2011年就底播的种子,到今年已经3年了,为什么到了收获期突然出现?此前公司的监测制度哪去了?这让我非常不解;第三,到底是因为自己养殖不当,还是确实是天气的原因?”

请注意,一向以严谨着称的《上海证券报》用了“我们都惊呆了!”描述分析师的惊愕,如果转化成老虎君的语言,那就是,买了个表,我们都吓尿崩了!老虎君相信,这些分析师的确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即便现在已经到了党中央借我胆的报告书写年代,也没有勇气这么编啊!童话也不敢这么编啊!

好吧,扇贝呢,扇贝呢?扇贝呢!!!你过来,不打人。

看到10个亿扇贝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分析师都不知道怎么接话茬了。这实在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农林牧渔领头羊、股市不败神话蓝田股份,池塘里面的甲鱼以及一立方米养1000条鱼的故事。当时中央财大刘姝威600多字的内参,把甲鱼神话扎漏了。

回到现在,扇贝哪去了?分析师不是说要大丰收么!

今年6月份,国信证券的描述和很多券商都类似,《虾夷扇贝篇:亩产提升有盼头》如下:

2011 年收获的 48 万亩,在当年的亩产超过了 120 公斤/亩,我们考虑到苗种退化等原因,我们保守按照 70 公斤/亩测算,而新产品獐子岛红 10 万亩,我们以一半在老海域、一半在新海域进行测算,老海域亩产保守按照 100 公斤/亩产测算。新海域按 50 公斤/亩测算,新海域由于水深等原因,我们按照 12-13 年的水平,大约 30 公斤/亩测算,也就是说 2014年公司虾夷扇贝亩产为(38*70+5*100+5*50+52*30) /100=49.7公斤/亩。

事实是什么大家知道了,獐子岛不打算去捞了。对于扇贝消失这事,难道都没有发觉?

的确没有。但在另一个思路上,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在2012年,来自于神媒体财新,标题就是《獐子岛——又一个蓝田股份?》

2006年6月底獐子岛上市前养殖海域有65.63万亩,截至2011年底獐子岛养殖面积增加到285万亩。农产品公司审计最大困难在于库存盘点,獐子岛的核心资产是存货,而且是在285万亩茫茫海域底部缓慢生长的虾夷扇贝和海参,审计师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去盘点这些存货值几个钱。

2006年6月末獐子岛播撒在海底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亦可称“在产品”)为2.17亿元,到了2011年末底播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为17.98亿元。单位面积的存货金额增加了91%,扣除掉价格因素,那每亩播种密度至少上升了70%,这已经超越了海产品播种的极限。类似于当年蓝田股份的经营数据推算出来每立方米的水里养殖1000条鱼,简直荒谬!獐子岛会不会是第二个蓝田股份呢?

当时财新网特约作者、供职于深圳市上善若水投资合伙企业的岳大攀提出了这个问题,在文章的结尾,他对獐子岛做了一个判断:

我们有九成把握认为獐子岛大股东涉嫌长期占用獐子岛大量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导致獐子岛资金链紧张,不得不疯狂举债,甚至不惜举债支付红利,有息负债大幅攀升,利息支出大幅增加。为了掩盖资金被占用的事实,獐子岛将本来应该计入“其他应收款”的大股东占款计入到“存货”导致存货畸高,同时为了让巨额利息支出不影响当期利润,选择将大量利息支出资本化为存货,进一步推高“存货”,导致财务报表勾稽关系出现严重漏洞,大额存货来源无法解释。

当然,老虎君觉得,当时一定没有人想到以毁坏商业信誉来折腾岳大攀。现在扇贝没了,存货这个问题似乎也迎刃而解了。不过,扇贝,你走的时候有没有想着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啊,你让多少人惊呆,多少人很被动啊!

老虎君真挚的相信,研究员也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推算的,他们也不知道,有冷水团这个东西!反正我信了。而且獐子岛说了,不信来查!

不过,客观而言,也有研究机构对这个公司进行了另类的判断,不过也没预测到扇贝没了,但从其它方面进行了解析,大概也是在2012年,大连蜂巢投资的獐子岛研究报告,最后的结论:

未来公司虽有成长空间,但公司经营管理混乱,致使产生苗种被换成砖头,导致亩产减 少,造成业绩产生较大的不稳定,未来这种风险可能仍然存在,公司不断在市场圈钱,但自 身对运营资本控制不力,资金被公司以外关联方占据,对存货控制能力差,严重占用资金, 盈利能力受变动成本影响很大,经营性现金流很差,运营效率下降,公司未来应加强自身经 营管理和对变动成本控制。

扇贝没了,听唱多分析师买扇贝公司的基金公司压力大了。根据三季报统计,共有4只偏股型基金、1只债基和3只社保基金持仓。持有獐子岛最多的公募基金是招商安润何本混合型基金,其共持有120万股约2000万元,占流通股比例0.18%。

比较苦逼的是国投瑞银,国投瑞银投资旗下2只股基和1只债基持有该股,合计持有该股121.15万股。分别是国投瑞银策略精选混合,持仓63.60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0.09%;国投瑞银美丽中国混合,持仓31.82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0.05%;国投瑞银优化增强债券A/B,持仓25.73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0.04% 。

其实持有也没多大的事情,谁买个股票不能出点问题呢,当年双汇地雷不是炸飞了好多基金,后来人家不又涨回来了。为什么比较苦逼呢?这涉及到颜面问题,因为刚刚好看反。

獐子岛今年的行情就是不断减持不断减持的过程,二季度的时候,83家公募基金持有。也许是他们收到了扇贝的email,在三季度大家疯狂撤退,到三季度末跑到只剩个位数。老虎君眼前瞬间感觉扇贝如潮水般退去啊。就在这个时候国投瑞银的基金经理看了研究报告,如同看见收摊的海鲜大促销一样,他们开始买进,心中正在想一个投资格言:别人疯狂的时候冷静,别人冷静的时候我嘚瑟!

当然了,几个社保组合也是……

不管怎么样,反正扇贝是没了,大家还得过日子,还是需要冷静下来,下次对于这种公司怎么估,国泰君安出的报告比较中立:

在资产负债表主线分析方面,有很多陷阱需要关注。一是存货的问题,涉及到存货的物理安全性和估值定价两个问题,尤其是其中涉及到一些复杂甚至看不见的资产时(比如生物资产、甚至是其中不可见的海底生物资产),要特别小心;二是应收账款,应收账款是调节盈利而无关现金流(从而偿债能力)的利器之一,而一旦出现问题又会对债权人带来很大的冲击,比如之前的超日债的情况;三是无形资产的估值问题,诸如一些采矿权、一些商誉资产等,法律确认和估值都很复杂,也较容易出现问题;四是固定资产、折旧方面的因素,也通常是调节盈利而基本无益于债权人的可操作项目。

总体上来看,在资产负债表分析、甚至利润表分析时,要尽可能多地运用常识判断。比如对某项资产的数量和估值,可以运用一些物理的、市场定价的常识进行简单推定;再比如对企业收入、盈利状况的判断,也可以从业务性质、市场规模、市场份额、产品原材料价格等方面做一些简单的推定。如果相差太远,就需要小心求证。

当然,常识其实不是难点,难点是侥幸心理通常会战胜常识判断。对于超越常识的情况,企业通常都有各种理由解释,问题是能不能相信?

 

相关阅读:獐子岛重大损失说明会现场段子节选

来源:新浪微博

问:请尊敬的董事长先生,这么多海鲜不见了,公司报案了吗?谢谢!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谢谢!

问:那么大的资产,平常公司没有安排专门人员进行监管的吗?

答:董秘孙福君:公司建立相对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在资产管理方面设立严格的管控程序。

问:一下子说损失8亿,作为股民都很难接受,作为獐子岛的管理者怎么想?

董事长、总裁吴厚刚:难受!是天灾!全力把企业经营好!

问:我们的要求活要见贝,死要见尸。

答:执行总裁梁峻:会计师进行监盘,对捕捞情况进行验证,欢迎实地调查,谢谢!

问:半年报的时候还说亩产有望回升,这才过了几个月就出现这么大的亏损,公司诚信何在?昨天的公告又说明年产值稳定,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们说的话?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我们会认真对待您的问题并有效整改。

问:你们这是不是叫做欺骗?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公司所有披露的内容都是经过会计师审核的,不存在欺骗。

问:请问獐子岛预计公司什么时候能把损失的8亿赚回来?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谢谢!这是一个好命题,也是集团高管的责任,我们必须加倍努力!

问:2014大幅亏损,高管的薪水及年终奖金是否依旧?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根据公司制度、绩效考核情况执行。

问:8亿的扇贝死在深海海底,他们的尸体后期如何处理?不会造成海洋污染嘛?你们会负责到底嘛?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您有什么好建议?

问:公司的海底养殖业风险太大且不可控,公司有没有考虑大力发展海岛旅游业?

答:董秘、孙福君:海底有森林、扇贝水果味、海参会跳舞、大鱼俱乐部、海里有鲸鱼。这是獐子岛的海洋牧场生态景象。公司已将休闲渔业列为3大资源、3大支撑之一。

问:能不能给每位股东发点的扇贝啊!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扇贝真是营养健康食品

问:如果董事会真的有信心,什么时候对股票增持?

答: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我们会关注股市的

问:多的我就不说了,我就想知道,11月3号复牌要几个跌停?

问:董事长、总裁吴厚刚:一起祈祷。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TOP
  • 三日
  • 一周
  • 一月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